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路沛庚:我与马西沙教授之道经通贯    2015年3月6日 中国宗教学术网

我与马西沙教授的相识缘起于道教写经。第一次晤面是在2014年季秋,青城山文化节上。回忆当时,在开幕式上,精神矍铄的道学名宿各抒己见,使我对其学养颇为叹服。散会后在电梯口偶遇一位长者,一眼便认出正是会上致贺词的学者。稽首礼让间,长者邀我至其下榻处攀谈。我欣然随行。

 

我将制作的《藏外道经写本选辑》呈给长者,请怹指教。长者颇有奖掖后学的美德,怹建议我参考《中华珍本宝卷》。此书于20132014年先后编辑出版第一、二辑,是宗教文献数据集。它不但具有宗教的经典性、可读性,而且书法的艺术性极高。通览全集,字字珠玑,有如恒河沙数;章法精妙,无意于佳乃佳。堪称最佳的写经范本。对我的研究是大有裨益的。

 

简短的谈话,使彼此成为神交的道友,也开启了我从事道教研究的崭新一页。由于时间仓促,我们再次相约于北京。稽首告别时,我才知晓怹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马西沙教授。

 

道教写经一科,历史传承尤为久远。在印刷术发明以前,道教典籍多由手写而流传后世。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从西晋到北宋的大量经书文献,其中就有相当数量的道经写本。写经,乃是一种修行方式。其传承“经以载道,书以传神”之思想,使众多书家在宗教信仰的同时,为后世留下大量的法书宝卷。据专家整理发现,现存海内外的元、明、清、民国时代的宝卷不下1500余种,不同版本则超过5000余种。马教授历经30余载,搜集一、二百部珍稀的元、明、清宝卷,其中孤本多达数十部。这些宝卷绝大部分未曾面世。目前《中华珍本宝卷》已出版两辑(每辑10册,共20册)以飨读者,这是研究道教宝卷及写经之学人的福音。

 

2015年元月下旬,我如约拜谒马教授,并奉上拙作《小楷写经合辑》,请怹赐教。此道教写经摹本,共分三册,内容包括《老子道德真经》《太上老君说常清静妙经》《黄帝阴符经》《八大神咒》《元始天尊说东岳化身济生度死拔罪解冤保命玄范诰咒妙经》《元始天尊说碧霞元君护国庇民普济保生妙经》《太上老君说天仙玉女碧霞护世弘济妙经》7部经典。除《八大神咒》及《太上老君说天仙玉女碧霞护世弘济妙经》外,余经皆取自于《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此写经摹本,采用吸水性强的特种纸制作,字体呈灰色,以备填描。在临写时,宜先对照灰色范字临写一遍,再填描一次,如是两遍,能使笔法愈臻纯熟。实践证明,写经是使当代人沉浸于道教文化中的方便法门。

 

马教授一边仔细观看写经本,一边抒发他的治学心曲:道教经典浩如烟海,郁如邓林。除《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藏外道书》等典籍之外,尚有数量种类繁多的“宝卷”存世。追溯其源,宝卷是由唐、五代佛教变文、变相及讲经文孕育产生的一种传播宗教思想的艺术形式。它多由韵文、散文相间组成,且可讲可唱,引人视听。后世道教《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太微仙君功过格》等宝卷亦承袭其形式而受到广大信众的喜闻乐见。从专家搜集的宝卷资料来看,这种形式不但为宣传道教教义起到积极而重要的作用,而且也是研究道教写经的重要资料。至此,怹拿出我们初次晤面时,我赠送给怹的《藏外道经写本选辑》折本,肯定了我的工作,并鼓励我说:“你若能持之以恒,下一番苦功,假以时日,你制作的‘宝卷’,必定会受到社会的认可而流传后世。”之后,怹又仔细地询问制作宝卷的全过程。

 

《藏外遗经写本选辑》折本(即经折装),是我以明朝宝卷经折装式样为样本制作而成的。其中,封面折板以蓝布面包灰板纸,再用丝网印宣纸题签裱糊于布面上制作合成。折页用纸为120克纯木浆纸。内容包括两部经典,一部是选自于《万历续道藏》中《元始天尊说碧霞元君护国庇民普济保生妙经》,另一部《太上老君说天仙玉女碧霞护世弘济妙经》是铜钟铭文。装帧形式包括:扉画(将经中主神的画像刊印于经文首页)为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绣像;经中插图一幅,为“左文右图”形式;经尾画为护经天神一躯,及印经功德榜。

 

尤其值得一提者,载有《太上老君说天仙玉女碧霞护世弘济妙经》铭文的铜钟,铸造于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原藏于岱顶神憩宫,宫废之后,移至南天门未了轩,2002年存于岱庙文物博物馆廊前。

 

据《敕建泰山天仙金阙碑记》载,明万历四十一年四月,神宗因其母孝定太后患目疾,故“露祷于昊天上帝,复命内臣持节以祀东岳泰山之神、天仙碧霞元君”,“慈圣目眚,随祈輙效”(明杨楷撰《敕修泰岳大功告成赐灵佑宫金碑记》),太后遂铸金殿、铜碑及铜钟以答谢神恩。本经文在《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藏外道书》等道教典籍和泰山史志文献中均未被收录,属藏外道经。据学者研究,有关泰山碧霞元君的经典,共6部之多。一部《元始天尊说碧霞元君护国庇民普济保生妙经》载于《万历续道藏》中;另有4部则为民间坊刻本宝卷,其中明经折本《灵应泰山娘娘宝卷》与《天仙圣母源留泰山宝卷》已被分别收录于《中华珍本宝卷》第一辑的第三册与第八册中;而我抄录的《太上老君说天仙玉女碧霞护世弘济妙经》,当属六者之一。经文完全保持其铭文全貌,不做臆改,以便传承。我以宝卷形式制作藏外经典的思路与马教授不约而同。

 

马教授非常赞同我的做法。怹认为道教典籍在民间还有大量遗存,我们必须进行乡间调查,并收集整理之。这项工作艰韧而清苦,但将这些宝典流传后世,是我们孜孜穷年之心愿。怹正辞开导:“古人提倡‘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与立言。’的‘三不朽’。咱们干的是千秋大业——文章事,写书立言,言得其要,理足可传!”怹殷切激励我埋头治学,以慰我心。最后,怹建议我将这两部道教写经作品,赠送给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及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资料室收藏。院图书馆更能面向众多研究学者,便于他们进行写经研究。

 

我感恩怹对学术的尊重及一片热忱。并告知此两部作品,已先后被陕西社会科学院图书馆、台中大学科技中文系、泰山学院图书馆、东南大学图书馆、南京图书馆、金陵图书馆等机构收藏。从2012年始,《小楷写经合辑》数次再版,赠送至道教学院及各个道观,供道教同修们研习交流。由此可见,这与写经行门的功能分不开。

 

人在写经过程中,必须保持诚敬的心态,行之既久,便能在无形中摒弃杂念,加强定力,获得神祇加持,圆满祈福愿望,从而达到以道养身、以德育性之目的。写经的同时还要诵经,写诵合璧,既是祈祷神恩普护、天人感应之愿行,亦是寄托精神、皈依神圣之时刻。以写诵兼修,则知性贯通,便能一窥智慧圣殿之堂奥,以获得开悟之境界。我认为,写经本受到道众的认可,折本以宝卷的形式被研究机构收藏,完全是因经典宝卷的正能量使然。

 

马教授亦认同我的观点,怹指出,《中华珍本宝卷》的印行,及我推广的写经举措都是植根于中华沃土中、应运而生的正能量。当前,国内外对道教宝卷研习之风日盛,多种道经写本面世,诵习者亦喜闻乐见。究其原因,人们受当今无纸化环境影响,每当手书之时便觉捉襟见肘!小楷写经却能弥补此项缺憾,在熏沐写经时,既能提升文化素养,变化气质,又能诵持宝卷经文,拓展精神空间,深化信仰,实乃一举多得之善行,亦即信仰回归之契机!

 

在短短的三小时会晤中,马教授以其深厚的学养及其治学经历,给我授了一堂大课。临别时,怹以横渠四句教“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惠赐于我,以作勖勉!

 

路沛庚谨识于沂蒙书院

甲午腊月二十三小年吉旦

(编辑:霍群英)


免责声明
  • 1.来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 2.文章来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 】 【 打印 】 【 关闭

主办: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协办: 佛教在线(www.fjnet.com)

内容与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联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电子邮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844房间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6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