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科院学部委员会采访陈明老师   

1、我们只有科学院和工程学院院士,而没有社会科学的院士。那么中国是否一定要有自己的文科院士?社科院成立学部委员会是否代表了这一趋势?您认为现在条件是否成熟?

答:不一定要这种东西,科学院院士、工程学院士都有人说要取消,还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人文学科在民族复兴、和谐社会的目标追求中可做的很多,社科院应该承担的也很多,但这事与此很游离。如果说代表了某种趋势,那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条件?现在不成熟?恐怕永远也不会成熟。我感觉学者对这类事情基本都是一笑置之,像看一个童话。

2、社科院学部委员会名单在一片质疑声中出炉,徐友渔、郑也夫等对学部委员会的遴选和设立认为我们的整体水平太低,评选出来贻笑大方。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答:还有朱学勤也写了文章,都很不错!但我根本就不赞成搞这种东西。如果太在意,做人文的人就可以做别的什么去了。

3、在此次评选中,不少舆论认为,我们还远未将权力屏蔽在学术评价之外,比如郑也夫先生就直接在其新浪博客上撰文质疑社科院为什么二流学者也能当选学部委员。而在学部委员名单公布后,也有网友称委员名单上“47人中有44人做过所长或现任所长”,并发出“官大学问大?”的质疑。对于这个问题老师是怎么认为的?

答:很悲哀我已经不会这样提问题了。真羡慕他们的纯真!

4、在这次推选工作中,在《社科院关于首批学部委员候选人产生过程的说明》中,社科院院长陈奎元他强调,人选不仅学术标准要高,而且政治标准更要严格要求,候选人必须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拥护党的基本路线,在本人的研究领域有较高知名度的学者。那么,以政治标准来衡量学术(因为是学部委员而非“政部委员”),将对学术产生何种不利影响?或者说,不能独立于政治的学术能否带来它的繁荣?

答:“说明”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为什么还要按什么学部委员去要求呢?不利影响?一是损害中国人文学的名誉,一是挫伤许多学者的积极性。

但不宜上升到什么政治与学术的关系层面。一切哲学都是政治哲学,关键是他们的作品是不是有智慧的闪光?

5、在公布的47学部委员名单中,我们注意到了,研究儒学的只有方克立先生一人,作为近年来致力于儒学发展的学者,抛开其他因素,对于这个结果您有什么看法?它是否反映了儒学在当今中国学术界边缘的现实?您有什么样的期待?

答:是的,反映了儒学在当今中国学术界和社会上的现实,那就是矛盾!一方面要追求民族复兴,要增强民族凝聚力,要扩大民族的软力量(soft power),一方面却依靠儒学的否定者批判者作为意识形态和政策的咨询人。我没什么期待,但我有充分的信心。你想想五四的打倒孔家店、想想文革的与旧的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到现在,为儒学复兴默默工作的人已经遍地都是了��变化当然只能从基层开始吧!


免责声明
  • 1.来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 2.文章来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主办: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内容与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联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电子邮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850房间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6408,85196407 传真:010-85196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