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中国宗教学术网>>新闻
嘉木扬·凯朝:斯里兰卡佛国见闻记   2013年1月18日 中国宗教学术网

 

 

引言

 

201212212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所高级佛学研究中心王志远主任为团长、雍和宫大管家马志德为副团长一行16人赴斯里兰卡参学巴利语系佛教。在斯里兰卡参学期间,得到万萨法师(全称:Kirimetiyane Wimalawansa)的大力支持和该国官方与佛教界提供的诸多方便和关照。

 

斯里兰卡(Sri Lanka)具有两千多年的文明历史[1],古称“楞伽”(Lanka)、“楞伽岛”(Lanka-dipa)、“狮子国”、“僧伽罗国”(Simhala)、“执狮子国”等,近代称“锡兰”(Ceylon),于1972年改为今名。斯里兰卡位于南亚次大陆的南部,面积65610平方公里,人口1901万,其中76.7%的人口信奉佛教,有9300多座寺院,3万多僧侣,是巴利语系佛教传播和发展的重镇。

 

在公元前3世纪中叶的印度阿育王时代,由阿育王之子摩哂陀(mahenda)长老率领五比丘、一名沙弥、一名居士一行七人赴斯里兰卡传播佛法。与当时的国王天爱帝须王(Devanampiya TissA,公元前250-210)相见,他的说法得到国王的认可并皈依了佛教。并在首都阿耨罗陀(Anuradhapura)建造大寺(MahAvihara)供养僧团。不久阿育王之女僧伽密多(shanghamitta)出家为比丘尼,也受邀请带着菩提树来到斯里兰卡,成立比丘尼僧团,这是斯里兰卡初起。斯里兰卡佛教十分重视觉悟和成佛的象征的菩提树,与佛牙舍利一样,是斯里兰卡历代佛教信徒心目中尊崇和礼拜的对象[2]

 

一、斯里兰卡佛教有三大派别

 

斯里兰卡上座比丘僧团,现大至分为三大派别(NikAya)

 

(一)希阿木尼卡亚(Siam NikAya,暹罗)派;与泰国佛教相关。1750年,当时的康提王揭谛师利罗迦辛哈(Kiti Siri Rajasinha,1747-1780),为了恢复佛教,一度遣使暹罗,请求派比丘前来传法,重修佛塔寺,重建比丘僧团。自此佛教在斯里兰卡逐渐有了活力并兴盛起来,此为斯里兰Siam NikAya派僧团的开端。

 

(二)阿玛拉啪拉尼卡亚(Amarapara NikAya,阿曼罗波罗)派;与缅甸佛教相关。1802年,匿纳唯曼罗帝须(Nanavimala TissA)又从缅甸传入比丘僧团,名为Amarapara NikAya派。

 

(三)拉玛尼啊尼卡亚(RamaJa NikAya,罗曼那)派;也与缅甸佛教相关。1865年,阿般格诃梵多印陀沙婆再从缅甸请来比丘僧团,名为RamaJa NikAya派。

 

可以看出,斯里兰卡佛教借助泰国和缅甸之力得以复兴后,逐渐发展形成三大派别。三派除戒律稍有不同外,在教理教义上并无根本差别,且能和睦相处,和合共住,与泰国、缅甸的南传佛教一样,严格遵循巴利语系佛教传统。

 

其中,拉玛尼啊尼卡亚(RamaJa NikAya)派比较统一地保持下来,其它两派分出小支派。如希阿木尼卡亚(Siam NikAya)派,分出四派乃至六派[3]

 

1222,我们访问了万萨师的寺院,受到住持和僧俗的盛情迎接,他们向我们介绍了斯里兰佛教及其寺院概况。27日,我们还应邀参加了该寺举行的盛大的佛事活动。万萨师的寺院——比都亚巴纳都毗里贝那(Vidya Bandu Pirivena)为“教育亲属佛学院”之意,属于Amarapara Nikaya派。万萨师说:在释迦牟尼佛之前有27佛成佛,他们的寺院大殿均供奉释尊、27佛和释尊本生故事,大殿东侧有塔和菩提树。另据万萨法师介绍:在斯里兰卡有条件的寺院,每月15日都要举行盛大的佛事活动以纪念释迦牟尼佛的功德。在佛事活动中,有大象背上驮着迎请的释尊像,还有六十多种歌舞表演。

 

二、斯里兰卡佛教寺院的三大特点

 

佛教寺院供奉有释尊殿(buduge,vihAge,shrine room)、佛塔(dAgaba,thupa,cetiya)、菩提树(bodhi-tree)及供奉涅槃像的大殿——成为寺院构成的主要象征,寺院的佛事活动主要是举行佛陀供养(Buddha puja)[4]

 

我们还考察了斯里兰卡的佛教建筑,原先的僧众是以石室为居所,这些石室即石窟被部分地保留下来,从而留存了许多富有历史价值的碑文记录。

 

但是那些早期的巨大佛塔并没有被完整地保存下来,我们看到的一些有幸被保存下来的佛塔的建筑遗迹,均是新旧交杂并存的。从文献得知,斯里兰卡佛塔为覆钵形制,是将覆钵状塔身建于一个三层的平台上,周围有木或石制栏杆。塔顶有一个或多个相轮。在公元2世纪后的塔台基上增加了装饰物雕刻,如莲花、象头等。一般而言,佛塔的造型应类似于印度的佛塔形式。

 

22日下午,我们前往了南部海边的加勒古堡,住贝鲁瓦拉酒店(Cinnamon Bey)

 

三、丹布勒金(Dambulla)寺

 

1223,我们访问了已有2000年历史的洞窑寺院丹布勒金(Dambulla)寺。在长16公里、高150米的石窟内共有5个洞窟,是斯里兰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洞窟佛教寺院群,其中佛像有150多尊,岩石面积2100平方米的壁画在当时是用天然树汁绘制而成的,画面至今色彩依然艳丽,观赏价值极高。

 

丹布勒金寺的主持介绍说:斯里兰卡建有佛教最大的比丘和比丘尼共用的一座寺院,现有1200多名比丘尼,还有广播台。2012年开始建立了电视台,用来传播佛教思想,斯里兰卡还开设了周日学习佛教的寺院学校。

 

四、无畏精舍(Abhayagiriya)与法显大师

 

 

 

我们瞻仰了法显法师在斯里兰卡求法的无畏精舍(Abhayagiriya,阿贝给里),已有2084年的历史。还有阿育王之子,摩哂陀长老(mahenda)的妹妹僧伽蜜多(shanghamitta)从印度请来的菩提树,已有2300多年的历史。

 

佛牙舍利是斯里兰卡一位叫丹塔(Danta)的人从印度请来的,是由合玛玛里(HemamAli)的女人把佛牙舍利隐藏到发髻里带到斯里兰卡的[5]。最初在阿努拉达菩拉(Anuradhapura)的地方建了佛牙舍利塔,即无畏精舍寺,每年定期请出,举行法事和庆祝活动,并迎请到五畏山寺供奉,让信众瞻仰敬拜。如今,这颗佛牙舍利完好地供奉在康提市的佛牙寺内,被视为国宝,深受斯里兰卡人民和世界佛教信徒的崇拜和敬仰。

 

1600年前,法显大师赴斯里兰卡求法,在无畏山寺修持佛法两年,曾亲历当时斯里兰卡佛教和佛牙舍利出游的盛况。他在《佛国记》中记述说:“王于城北迹上起大塔,高四十丈,金银庄校,众宝合成。塔边复起一僧伽蓝,名无畏,山有五千僧。”“城中有起佛齿精舍,皆七宝作,王净修梵行。城内人民敬信之情亦笃……”法显大师到斯里兰卡时,无畏山寺派正处于一个极为兴隆的阶段。无畏山寺现任住持拉达那希里长老(Rathanasiri Thero),曾留学中国人民大学和武汉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汉语说的非常流利,给我们同行的学员李慧清同学赠送了佛陀像,以示法显大师同乡人留作纪念。又据曾在南京大学留学,斯里兰卡高僧,国立Kelanika大学巴利文佛学研究生院的法光法师的老师介绍说:在斯里兰卡有法显大师命名的“法显村”,位于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至康堤市高速公路附近。在斯里兰卡法显大师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他是中斯佛教文化交流的先驱,中斯人民永远怀念他。

 

201298,“纪念法显西行取经海归16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青岛市隆重举行,海内外300余位高僧大德、专家学者共聚法显大师曾经的登陆地,从不同角度对法显西行取经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华大藏经主编杜继文教授发表了题为《法显大师对中国佛教义理发展功不可没》的论文,阐述了法显大师的取经功绩及其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他认为,法显大师是从陆路出国西游,又乘船从海道归国的第一位僧人,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地位很受重视,在中外交通史和沿北路南海丝绸之路地域的研究领域,法显大师所著的《佛国记》具有很高的知名度。鲁迅先生曾把“舍身求法的人”归类为“中国的脊梁”,以此标准,法显大师应是首屈一指的“中国的脊梁”,因为以“西天取经”而令妇孺皆知的唐玄奘大师,比法显晚了200多年,且玄奘大师仅是陆路去、陆路归。《季羡林谈佛》一书中,对“一阐提”作了解释。所谓“一阐提”是梵文icchantika的音译,意思是“十恶不赦的恶人”。法显大师翻译的法显大师翻译的《六卷泥洹》中就隐含着,“一切众生悉成平等如来法身”的思想[6]。“一阐提”亦有佛性,也能成佛,这说明佛教给众生离苦得乐的机缘,“不是一棒子打死”;只要学佛行佛,大家皆能成佛。这正是法显大师对中国佛教的一大贡献。

 

法显西行求妙法,一阐提者亦成佛;戒为导师菩萨行,正信正见得解脱。

 

五、佛牙寺(DaLidA MAligAva,Tenple)

 

 

 

1225,我们访问了佛牙寺,受到佛牙寺住持Tibbotuwawe sirisumangala僧王的会见。佛牙寺是斯里兰卡国民信仰佛教的中心大寺院,由Malwatta, Asgiriya两位管长大和尚和在佛牙寺设有事务所的在家具时代表DiyawaDana Nilame三者共同管理,这是从19世纪以来形成的惯例[7]

 

随着斯里兰卡首都的变迁,供奉佛牙舍利的塔就被建在定都的地方,现在的康堤城是最后一个朝代的都城,直到1815年斯里兰卡被英国占领,佛牙寺是斯里兰卡最后国王希里伟库拉玛拉嘉兴合(Sri wikrama Rajasinghe)为僧团(Sangghika)建的佛教寺院。每年8月在康提举行为期10天的盛大活动——“佛牙节”,这也是全球最盛大的佛教节日之一,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佛教信徒前来礼佛随喜,可谓佛缘殊胜。

 

康堤(Kandy)是斯里兰卡16世纪的旧都,距离首都科伦坡115公里。经历了僧伽罗王朝和英帝国的殖民统治,是斯里兰卡的文化中心。在僧伽罗语中“康堤”是高山之意,概括了康堤城的特点。

 

该城群山环抱,平均海拔500米左右,是斯里兰卡第二大城市。城市的中心是康堤湖。由于在僧伽罗王朝作为斯里兰卡首都以及后来的被殖民历史,康堤保留了一些皇家建筑和异国风情的殖民建筑。更重要的是在封建时代,皇族的存在使康堤汇聚了斯里兰卡的文化精华,包括皇家资助的庙宇,建筑精美的雕塑壁画等。

 

著名的佛牙寺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的牙齿舍利,是斯里兰卡的国宝,每年都会有一次佛牙节。届时100头盛装的大象将在街道上游行,而成千上万的人在后面“载歌载舞”,场面壮观,令人难忘。

 

除了佛牙寺,康堤还有亚洲最大的植物园(Botanic Garden),占地60平方公里,院内种植着很多奇花异草,曾属皇家园林。一进入园中,就仿佛来到了密林之中。高耸苍劲的榕树林立在一旁,浓密的枝叶连成一片,遮挡住眩目的阳光。路上的每个岔口都有指示牌标明不同景点的方位,否则很容易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Kelaniya Rajamana在科伦坡,据传说释尊第三次来过的寺院。在此每天下午几千名善男信女集会聆听法师讲经说法,举行各种佛事活动以积聚福德和智慧资粮。

 

六、访问总统府和佛协

 

1226下午我们在总统府,受到斯里兰卡总理大臣之子AnuradhaJayaratne和财务大臣以及总理大臣故乡康提市长的接见。随后,我们还受到斯里兰卡佛教协会的会长Jagath Sumathipala(President)先生的接待[8]

 

七、斯里兰卡最大的达摩希里(Dhammasiri)寺

 

1227,我们来到斯里兰卡最大的达摩希里(Dhammasiri)寺。该寺有50多名僧人,已有几百名僧众在此毕业,为各年龄段的居士授课,每年的515日有2500多名居士在这里学习佛法,全部免费提供用餐。周日来此寺学习佛法的居士达7500多名,有200多位法师同时授课。据斯里兰卡政府对在监狱里服刑人员的调查,没有到寺院参加过佛法学习的罪犯所占的比率在90%以上,为此,政府支持佛教寺院在周日兴办学习佛法的活动。在现任住持Dhammasiri长老的接待下,我们一行还拜见了99岁的长老——他是该寺院的创办人[9]

在美国华盛顿的斯里兰卡佛教寺院Washington Buddhist ViharaBuddhisvihara.com

另外,我们还参观了斯里兰卡的医院,这里都有用巴利文写着:

 

Yo Gilanan UpaTTeiya,  So Man UpaTTeiya.

如若谁照看帮助病人,此人做的功德如同供养我(佛陀)一样。

万萨法师还给我们赠送了释尊弟子赐福第一、希瓦里那阿罗汉的盘画。偈语赐福云:

NamA mahan mahA lAbhin SivanAma,

Arahatan tassa tegena sabbasiddhi bhavantate.

我若礼拜阿罗汉,希瓦里那赐宏福;

依靠尊者之威力,一切愿望悉成就。

 

结语

 

 

 

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宗喀巴大师经常引用阿底峡尊者的老师金州大师的言教开示佛法义理。其实,金州大师就是斯里兰卡人,很遗憾此行未能了解到他在本国的一些活动情况,有必要进一步调查了解。

 

此次赴斯里兰卡参学巴利语系佛教文化,承蒙我在日本留学期间的学长万萨法师的精心关照和鼎立支持。从万萨法师的一言一行,或他的“以心传心”的境界中,我们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菩萨者大慈悲是”的深刻含义。菩萨做事是主动帮助他人,而不是被动迫不得已,我觉得:万萨法师就是这样一个身体力行地遵循学佛行佛、行愿无尽,发菩提心、行菩萨道的大比丘(MahAthera)

 

注释:

 

[1]前田惠学博士颂寿纪念《佛教文化学论集》,神谷信明“从斯里兰卡所见的真宗观”,日本山喜房出版社,1991年,76页。

[2]成建华:《佛学义理研究》,宗教文化出版社,20128月,第250-251页。

[3]前田惠学:《前田惠学集》别卷“现代斯里兰卡上座佛教”,日本山喜房佛书林,平成18年再版,第29页。

[4]佛教寺院,或寺院附近也有供奉神(devAle,devAlaya)和地方神、土地神等。

[5]成建华:《佛学义理研究》,宗教文化出版社,20128月,第254页。与万萨法师介绍不同的说法,大概在西利弥迦文那王(Siri Meghavanna,362-389)时,印度的羯陵迦国(Kalinga)遭到邻国的侵略,国王深怕供奉在佛牙城(Danta--pura)的佛牙遭敌人掠夺,于是命王子陀多(Danta-Kumara)和王妃稀摩梨(Hammali),密藏佛牙于王妃的发髻里,逃至斯里兰卡。

[6]季羡林《季羡林谈佛》,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7年,86页。

[7]前田惠学:《前田惠学集》别卷“现代斯里兰卡上座佛教”,日本山喜房佛书林,平成18年再版,第29页。

[8]斯里兰卡佛教的特点之一是佛教协会的会长由在家居士、企业家担当,高僧不担当会长一职;佛协地址:All Ceylon Buddhist Congess.E-mail:jagath@sumathi.lkAnura Gunadasa(Hon.Vice President)

[9]地址:Siri Vajiraghana DhammayathanayaMahagamaSri Lanka.Tel:94-11-2850305.

 


免责声明
  • 1.来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 2.文章来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相关报道

主办: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内容与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联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电子邮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850房间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6408,85196407 传真:010-85196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