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中国宗教学术网>>新闻
“从长期治藏方略谈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学术报告会在京举行   中国宗教学术网 2018年3月29日

201832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室、佛教研究室和宗教艺术研究室在该所共同举办了“从长期治藏方略谈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学术报告会。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社会经济所研究员、中央军委兼职研究员龙西江做了主题报告,世界宗教研究所党委书记赵文洪研究员、国家宗教事务局研究中心副主任加润国研究员、佛教研究室副主任杨健研究员、宗教艺术研究室副主任嘉木扬·凯朝研究员和本所部分科研人员出席了会议,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室主任曾传辉研究员主持了会议。

龙西江根据长年在藏学和国家战略领域的研究经验指出,中国亟待建立自己的学术理论和范式,不能照搬西方,必须从中国历史和现实的实际出发,立足于中华民族全体和全人类的根本利益,服务服从于我们国家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框架下各民族各国家和平共处的宗旨。我们有悠久的未曾中断的文明传承,有浩如烟海文献积累,在综合利用历史文献、考古发现和田野研究的同时,特别不要忘记发挥乾嘉之学的传统优势。这样才能建立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学术体系、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

他指出,关于文明起源的标准、民族-国家的关系和性质,由东亚特殊的自然人文环境所决定,我们就要有自己的理解,不能完全按西方的定义来研究三代,尤其是夏代及以前的历史。这是中华文明的萌芽时期,也是东亚民族关系的孕育期。从考古发掘和文献梳理我们可以证明,如今青藏高原的民族是东亚地区原始人群从不同方向经过漫长的时间逐步移民融合形成的。安志敏、苏秉奇对青藏高原的考古研究表明,西藏的旧石器文化起源于华北地区,西藏新石器时代文化源于我国北方草原,而北方草原的新石器同样源于华北地区的旧石器文化。考古地层年代,越是往青藏高原腹地深入,年代越近,昌都卡若新石器时代遗址在4655±100年,拉萨曲贡新石器时代遗址在37004000年,而位于青海和陕西之间的仰韶系统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时间上限是8000年以上。卡若遗址与仰韶彩陶文化系统的马家窑、半山和马厂文化存在着广泛而密切的联系,与云南大墩文化也有密切关系。曲贡遗址与齐家文化存在某种联系。藏北克什米尔地区及印度北部山区的考古发现存在同样的情况。

从文献研究来看,学术界研究汉藏文化关系大多纵向只看元明清三代,顶多上溯至唐蕃联姻;横向只看西藏或曾经属于西藏的部分藏族,从而忽略了两个民族悠久且广泛得多的联系。从文献来看,古象雄(羊同)国与夏王朝有着共同的祖先轩辕。《山海经·西次三经》说:“崇吾之山——轩辕之丘。”地在今西藏境内。同卷又谓,西海(青海湖)之西有西王母国。羊同(象雄)与西王母国(古昆仑国、苏毗女国)有着紧密的姻亲关系。《史记·六国表》曰:“大禹兴于西羌。”地在今四川阿坝。夏人同样起源于青藏高原。现在藏语称内地为“嘉那”实得音于“夏”。今天青海湖附近有个地方自称“嘉(夏)域”;“嘉(夏)绒”今天被认定为四川藏族的一支;丁青三十九族自称是来自象雄的嘉(夏)部落,在民族识别前一直自称是汉人。他们都是古夏人和西王母国人融合形成的族群。卫藏地区嘎、珠、扎、冬四大族系源自苏毗国,以龙为图腾。藏族的族源与南方炎帝有关,今藏族多以“年”、“娘”、“尼洋”为姓氏,其实就是“炎”,是以羊和猴为图腾古羌后裔。周武王率西土八国灭商,就是整个西羌的主体。这些随周进入内地的人就融入了今天的汉族,仍然留在高原的就是藏族同胞。藏族族源还与西南地区濮僰部族(或称賨人)有关,藏语称恰穆,汉语称昭穆。木里黑陶、尼西黑陶至今仍在留传,是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龙山文化的活化石,距今有6000年左右的历史。灶神崇拜也在藏汉民间广泛流传。

汉藏同宗同源也得到分子生物学研究成果的证明,抽样检验表明,父系Y染色体中M122位点的基因突变在汉藏群体中十分普遍。此外,语源学的研究早已表明,汉藏属同一语系。

没有文化认同的国家统一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是不能长久的。中华民族是一家,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正确的口号,而是历史演化的事实。汉族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是东亚土地上成百上千的族群经过漫长的融合形成的,中华民族的璀璨文化是各族群智慧的结晶,各民族具有血缘、文化等内在的渊源。因此,从长期治藏方略来看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就必须高度重视文化认同问题。我们要从学术研究上高度重视,拿出更多经得起检验的、有说服力的成果来。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主张,是经得起考古学、民族学和历史学研究的检验的。有关研究还需要加大投入,进一步深化,也需要更多宣讲普及,才能得到更加广泛的认可。

佛教研究室研究员尕藏加在评议时指出,龙西江研究员的报告从大历史的高视角看问题,综合利用汉语、藏语和考古的资料,极大开阔了学术视野,对许多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言之有据;站在中华民族的整体上谈问题,立场意识很强;既有破又有立,不仅有独立的学术批判意识,而且有独到的学术观点。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

在交流环节,与会人员还就“炎黄子孙”的理解,佛教与苯教、道教间的关系,释迦族是否为华夏种族等问题展开了讨论。

 

主讲人

现场

现场

(供稿:巴山岭;编辑:李文彬)

 

免责声明
  • 1.来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 2.文章来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相关报道

主办: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内容与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联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电子邮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844房间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6408